指导单位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
中国开发区协会
中国生产力促进中心协会
主办单位
国泰安职业教育与产业发展研究院
中国高等职业技术教育研究会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民办职业技术教育分会
承办单位
深圳国泰安教育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中等职业技术教育分会
深圳中华职业教育社
重庆市中华职业教育社
广西壮族自治区中华职业教育社
山西省中华职业教育社
湖北省中华职业教育社
湖南中华职业教育社
杭州市中华职业教育社
重庆市职业教育学会
四川省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学会
贵州省职业教育学会
香港生产力促进局
深圳市中宽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陈工孟:职教创新:助力“一带一路”战略实施


深圳国泰安教育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上海交通大学金融学教授、博导陈工孟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是职业教育创新,助力“一带一路”战略实施。

首先,“一带一路”战略的主要内涵。第一,大布局。我国现在面临美国在南海、亚太地区咄咄逼人的围堵战略,中国要积极推动世界格局的重构,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和欧亚非经济融合,构建全球开放合作新格局。第二,大通道。中国发挥自身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优势包括高铁技术,帮助“一带一路”国家完善基础设施,打通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连接通道,同时带动中国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第三,大转移。中国充分发挥“一带一路”国家的资源优势与低成本劳动力优势,将中国传统制造业(优质过剩产能)转移到“一带一路”国家,在拉动当地经济增长的同时,推进“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型及核心竞争力的形成。

第二,职业教育与“一带一路”战略的关系。“一带一路”战略具有重大意义,对中国未来10年、20年、30年都会产生重大影响。但是在具体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过程中,制造型及生产型项目数量增加,尤其在推进当地基础设施建设与实现产业转移过程中,将会遇到重大的障碍与瓶颈,即当地技能型人才或训练有素的技能型劳动力匮乏。“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内容之一是中国把一部分制造业、生产业转移到沿线国家,那么这就需要大量的技能劳动力、技能型人才。中国不可能向“一带一路”国家输送10万、100万技术劳工,一是成本高,二是当地政府也不高兴。另一方面,当前“一带一路”国家的职业教育又比较落后,难以培养大量的技能型人才。所以,正式实施“一带一路”战略之后,从我国“走出去”的企业在当地就会遭遇招不到人的困境。既然是“一带一路”实施的瓶颈,那我们就需要提前布局,帮助“一带一路”国家培养技能型人才。

十几年前,中国的高铁在世界上还没有几个人知道,但现在高铁技术及其产业已经成为中国的一项国家核心竞争力,成为中国在世界上的硬实力。但是中国在世界上软实力还缺失,要在文化方面超越好莱坞的确不易。如果中国推动职业教育的全面创新发展,那么,一方面职业教育会成为我国产业升级及创新型经济发展的重要助推器,另一方面职业教育的创新体系能成为中国在世界上的重要软实力,配合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将创新的职业教育体系应用到东亚、东南亚、非洲等国家。我有个设想,用10-15年时间,在“一带一路”国家打造一千个产校融合园区,称之为“一带一路”职教高铁计划。这个计划将拉动1000亿美元的投资,创造5000亿美元的年产值。在产校融合园区的学生、在校生将达到1000万人,每年可为“一带一路”国家培养200多万人实用型技术人才。如果这个职教“高铁”计划能够成功实施,那么就能解决“一带一路”战略所需要的大量当地技能人才问题,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人才保障。当我们为“一带一路”国家培养了1000万名优秀的实用技术人才的时候,中国在世界上的软实力也就形成了。而且这也是我们为这些国家所做的功德无量的事情,是实实在在利人利己的大好事。

第三,如何利用创新办好职业教育。在过去30年,中国的职业教育取得了很大发展,但是每一位从事职业教育的专家、校长、政策制定者等大部分人对职业教育是不满意的。尤其近10年,国家在职业教育方面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培养了很多人才,但好像很多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对于中国职业教育的问题,不同学者和专家有不同的看法和总结,我认为中国职业教育的症结有五点:首先,职业院校专业设置与地方产业发展脱节;其次,教学的方法、理念、工具、教材与职业教育的特征相脱离;再次,老师的积极性普遍不高;第四,学生的积极性调动不起来;最后,校企合作名存实亡。这五大方向是职业教育遇到瓶颈的症结,如何突破解决这五个问题?

一是专业设置要与区域产业发展相适应。北大清华校长可以不懂经济不懂产业,但是职业院校的校长一定要懂经济,要懂区域产业发展的规模,职业院校的专业设置也一定要与当地当前和未来10年甚至20年的产业发展规划紧密结合。

职业学校校长要多与地方主管产业规划、经济发展和科技发展的政府部门进行深入接触,通过一系列调研活动对职校当前的专业进行梳理,明确哪些需要增加,哪些需要收缩,哪些需要优化,哪些需要淘汰。调研活动要有结果,需要向政府有关部门提交关于职校专业设置及人才培养工作的规划报告,而报告内容需要得到相关政府部门(诸如发改委、经信局、科技局及人社局等)的意见与建议。这样就可以减少或避免职业教育在发展过程中走错、走偏,同时也将为政府节省大量资金,对当地而言,也不会因为缺乏技能人才而错失产业发展机会。

二是课程设置、教学方法要体现职业教育特点。首先,搞教育一定要懂教育,懂教育一定要懂学生。职业院校的课程设置、教材和教学方法一定要适合中高职学生的特性,懂得因材施教,摆脱应试教育束缚,提倡让学生快乐的学习,“玩中学”、“做中学”,让学生开心起来,边玩边学、边做边学。因此,教的东西一定要是简单明了、易懂易学,而且一定要实用,要与生活与实习结合起来。

三是以制度创新调动学生积极性。为提高学生的积极性,一方面,职业院校要大张旗鼓地宣传优秀高技能人才的典型事迹、劳动价值和社会贡献,努力营造劳动光荣、崇尚技能、尊重高技能人才的良好校园氛围;另一方面,职业院校还要通过制度创新来使学生喜欢学习、快乐学习,并且使得他们感到有前途。

四是以管理体制机制创新调动教师积极性。职业院校要调动教师的积极性,就必须要打破铁饭碗、大锅饭、平均主义,要实行能进能出、能者多劳、多劳多得的激励竞争机制。也就是说,优秀老师、好老师的工作报酬可能是平庸老师的2-3倍。具体来说,职业院校可以实行合同聘任制,要求教师必须有高度的责任心,要懂教育、爱教育,对那些缺乏责任心、素质差的要坚决排除。与之对应的,在工资上可采用绩效工资制,拉开教师的收入差距,激发积极性。

五是以产校融合解决学生实训、实习和就业问题。校企合作之所以效果不佳,是因为学校与企业原本就是“两层皮”,讲不同的语言,学校和企业双方有着不同的目标和诉求。因此,校企合作往往只是停留在表面,这种校企合作谈得热闹,但不可能有真正长期、深入的合作。要真正解决职教学生的实训和实习问题,就需要解决“两层皮”问题,要建立一种“产权合一”的长效机制。而“产校合一”最根本的机制就是学校与企业的所有权或经营权合一,这样校企双方就达到了责任一致、语言一致,学校企业“一层皮”。

我认为教育包括职业教育,的确是关系到未来命运的问题。每个人都有责任去关心教育、思考教育,为教育的创新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赞助合作、展览咨询、培训参会
吴先生
电话:0755-83947115
手机:15989854433
Email: zhongchao.wu@gtafe.com
 
媒体合作
王先生
电话:0755-83940243
手机:13682447678
E-mail: yi.wang@gtaf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