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单位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
主办单位
国泰安职业教育与产业发展研究院
中国高等职业技术教育研究会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民办职业技术教育分会
承办单位
深圳国泰安教育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特别支持单位
北京产教融合科学研究院
河南省供销合作总社
广东省职业能力建设协会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中等职业技术教育分会
深圳中华职业教育社
重庆市中华职业教育社
广西壮族自治区中华职业教育社
山西省中华职业教育社
湖北省中华职业教育社
湖南中华职业教育社
杭州市中华职业教育社
重庆市职业教育学会
四川省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学会
贵州省职业教育学会
香港生产力促进局
深圳市中宽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南方日报》:3年10个亿 深职教要补哪些短板





3年10个亿 深职教要补哪些短板

2016-08-17




在专家看来,中国乃至深圳经济要保持持续发展,需要创造人才红利,而培养一大批高素质的技术技能人才至关重要。在日前深圳市公布的《深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补短板惠民生行动计划(2016—2018年)》(下简称《计划》)中提及,深圳要实施职业教育工程。2016至2018年,投资10亿元,职业教育全日制在校生达到12.5万人。职业教育工程的实施能否让深圳的职业教育迎来发展“春天”,外界充满期待。

深圳的职业教育规模、发展是否与城市经济产业发展匹配?深圳该怎样构建完善的现代职教体系、培养高素质的技术技能人才?是否该加大与国内外知名院校合作力度,又该如何克服合作办学中的“水土不服”……围绕这些热点问题,南方日报记者采访了深圳教育界多位专家,以及日前参加在深圳举办的2016(第二届)中国职业教育国际合作峰会的多位国内职教专家。

焦点1

深圳职业教育如何定位?

培养一批高素质技术技能产业大军

“规模稳步扩大、水平急速提升,为深圳经济社会发展培养了大批高素质的劳动力人才。”在2016(第二届)中国职业教育国际合作峰会上,深圳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范志刚如此介绍深圳职教情况,并指出,深圳作为首个国家创新型城市,对人才的需求非常迫切,但与国际一流职业教育水平及“中国制造2025”所需的目标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他强调,发展职业教育的新任务需要从全市社会经济发展转型的角度来谋划深圳的职业教育,进一步深化校企合作,大力实践工匠精神,创新人才模式,科学培养城市转型所需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

尽管深圳的职业教育在国内处于前列,但仍面临职业教育中的一些共性尴尬,即一些企业招不到想要的高端技术技能人才。此前就曝出深圳一大公司以优厚条件吸引创新人才,但却招不够人。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副会长、深职院创校校长俞仲文称,这反映了深圳的职业技术教育在今天“互联网+”和新经济时代,不能满足产业转型升级的需求。

俞仲文告诉记者,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现代化建设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就,但仍面临着“双重压力、双重挑战”,即传统工业化没有完成、新型工业化已经来临;市场化没有完成,全球化时代已经来临。基于这样的产业背景,应该尽快培养一支产业大军。

这支产业大军既要掌握与我国在世界产业链分工中的中低端位置相适应的技术技能,又要同时具备向中高端产业链分工冲刺的特质;既要能掌握国外先进装备和技术“为我所用”的技术技能,又要同时具备国际技术和装备的消化、吸收、反求、转移和革新的特质;既要具备传统技术和成熟技术高水平、高质量实现的能力,又要同时具备适应新的科技革命及“互联网+”、“物联网+”时代追踪新兴技术技能的特质;既要具备遵法守信、敬业乐业、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职业精神和法制意识,又要同时具备敢于冲破常规、敢于求新、求变、求异、求突破、求发展的科学态度和创新精神。

俞仲文强调,作为创新型城市的深圳,对上述特质的产业大军需求更为迫切,同时也应该在培养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方面为全国做出榜样。只有这样,深圳建设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的目标才有了依托和保障。

那么,深圳的职业教育该如何培养这样的产业大军呢?俞仲文指出,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对于职业技术教育的内涵理解要更新,要重视提升学生的技术素养,不仅要让学生掌握各种技能,而且要让学生具备对某种技术举一反三的应用能力,“现实中职业教育把所有精力放在培养八级技工上,而没有放在后者,教出来的学生不善于创新。”

他认为职业院校校企合作形式要向高级阶段转移,一大特征就是校企共同建立技术中心或工程技术中心,成为引领行业和社会的新产品、新技术、新工艺和新设备的研发、推广基地,“这关系到职业教育对现代化主战场的直接贡献率,是职业教育最终是否能获得社会认可的关键指标之一。”此外,实践教学内容、课程建设路径等也需要配套更新。

《计划》中提及,要促进产教深度融合、中高职有效衔接,加快建设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

焦点2

深圳职业教育规模是否该扩大?

适当扩大规模并开办特色产业学院

目前深圳仅有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两所公办高等职业院校,以及民办的广东新安职业技术学院。中职方面,深圳目前有22所中职学校。《计划》中提及,2016—2018年,投资10亿元,职业教育全日制在校生达到12.5万人。一位深圳职教界资深人士称,粗略统计,目前三所高职院校的在校生人数为5万多人,而中职学校在校生人数为6万左右。

深圳有没有必要扩大职业教育规模呢?曾担任深圳信息学院副院长,如今是深圳广播电视大学校长的刘颖告诉记者,理论学界做过研究,职业教育发展水平跟人口、规模、经济发展水平是成正相关的。苏州经济快速发展,与其大力发展高职教育有很大关系,苏州仅高职院校就有16所。广州有几十所,东莞至少有5所。“我觉得深圳有五到六所高职院校比较适合。”他指出,深职院是综合类的,深圳信息学院是偏工科。目前深圳至少应建个文科类职业院校,培养金融现代服务等行业人才。

刘颖分析称,深圳产业转型升级后,金融服务业、物流、珠宝加工等很多行业对高素质技能人才有大量需求。此外多几所高职院校,也能为深圳的学生提供更多的享受高等教育的机会。“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靠内地高职院校输送是一个方面,但自己办高职院校,可以更好地围绕深圳产业、经济发展需要去培养人才,这样与城市的契合度会更高。”刘颖说。

记者了解到,2015年全球创业精神指标排名中,台湾位列亚洲第一、全球第八;土地面积小的台湾,2014年人均GDP达到22635美元。而这与台湾的职业教育有很大关系。“台湾2300多万人口,其中职业院校就有80多所。”俞仲文建议,深圳可以围绕“中国制造2025”提出的十大领域,以及深圳的产业发展需求,确定深圳未来发展的十大特色产业,并开办相应的产业学院,培养适应深圳产业发展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

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院长康飞宇此前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建议,深圳可以考虑跟国外合作,建设两三所更高质量的高职院校,比如跟德国、日本等在先进制造业方面合作,与美国、韩国等在微电子等方面合作。此外,也应该利用深圳优势企业资源,动员华为、富士康等企业合作办学,培养高素质的技术技能人才。

深圳大学副校长李凤亮则认为,深圳高职院校数量虽不多,但在国内高职教育中处于领先地位。目前深圳高等职业教育关键问题不是怎么加量,而是怎么提质增效、创新办学模式、打通职业教育立交桥等问题。

而中职方面,深圳市华强职业技术学校校长周跃南告诉南方日报记者,目前深圳普高和职高的结构不尽合理,国家倡导的是5∶5,但深圳大概是7∶3,扩大中等职业教育规模非常有必要,同时也要实现中高职衔接联动发展。因为随着深圳经济转型,对应用型技能人才需求很大。

焦点3

是否该建立职业教育本科体系?

打通“断头路”可推动职教良性发展

据记者了解,现在一些家长、学生对中职、高职学校不感兴趣,除了从观念上对职业教育有偏见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因为现有的高职院校专科毕业就到顶了,没有上升通道。《计划》中提及,大力发展高职教育,鼓励深职院、深圳信息学院探索开展高职本科教育和中高职联合教育。这意味着,上述两所学校开展本科教育,未来有可能实现。

有观察者认为,无论是深圳的城市定位,还是经济、产业发展情况,都决定了其职业教育必须走高端化的道路。而深圳的职业教育也走到了从量变到质变的关键点。探索开展本科乃至本科以上层次职业教育,十分重要。“如果在深圳建立起职业教育本科体系,以后还可探讨专业的研究生教育,这样就可以打通职业教育的断头路,能更好地推动职业教育协调、良性发展。”刘颖说。

他认为高职院校开展本科教育这件事需积极稳妥地推进。其并不主张现有的高职院校整体专业升本,因为在他看来,职业院校的专业设置本身充满灵活性,要跟城市、产业发展相匹配,如果有的专业已经有些过时、或者未来会淘汰,那么将其升为本科没有意义。

国家职业教育研究院深圳分院教授杨文明曾表示,考虑到深圳高等教育资源短缺的现实,为满足市民子女对高等职业教育层次和内涵的需要,也为了满足和促进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需要,建议深圳推进具有雄厚办学实力和良好社会声誉的深职院升格为高职本科院校。同时,组合中职优势资源,组建新的专科层次的高职教育,以构建深圳完整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

值得注意的是,深圳正在建设深圳技术大学,该大学是深圳重点打造的一所本科及以上层次的高水平应用技术大学,面向高端制造业发展需求,培养本科、专业硕士层次的高水平工程师、设计师。办学规模为全日制在校生2.5万人,计划将于2018年启动招生。

刘颖提出,如果推动深圳现有的两所高职院校开展高职本科教育,如何与深圳技术大学等大学错位发展也需要深入考虑。

焦点4

深圳职业教育是否该扩大合作办学?

最重要的是学习先进理念和方法

《计划》中提出,要促进中职学校优化专业特色发展,推进职业院校与国内外知名院校合作办学。事实上,近些年,深圳与德国等职业教育先进国家的业界合作不少,比如今年5月初,深圳市首家中德合作培养高技能人才的特色学院——中德智造学院在深圳技师学院成立;去年5月,市第三职校与德国莱茵TüV广东公司签署合作备忘录,引进德国职业教育模式等。

“深圳要建设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有必要引进国内外知名院校合作办学,但关键是要做什么、怎么做。”俞仲文说。在他看来,不能照搬国外先进经验,必须结合中国具体情况,以及深圳文化、产业背景,去学对方的精髓。他认为,合作办学中最重要的是学习职业教育做得好的国家、院校的先进教学理念、标准、方法、评价制度等,学习对方如何把创新教育、创新文化、创新思维真正融入各个专业、课程。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培训部主任王文槿则表示,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不一样,职业教育各国都有各国的模式,模式背后是体制,体制背后是文化,如果只是简单把人家的模式拿来,没有制度支持,那么文化也很难建立,“我们的院校和老师们该从课程、教学、评价等微观的事情做起。”

“最重要的还是职业教育发展的理念、观念要更新,在此基础上,再引进好的模式,探索开展职业教育的中外合作办学。”刘颖强调,受制度文化、学生整体文化素质、职业教育灵活性等多方因素的影响,开展职业教育的中外合作办学,做起来并不容易,因此需要谨慎、适度的开展。同时,要好好研究总结已经在职业教育方面有过中外合作办学探索的案例,吸取经验。避免在合作办学中出现的“水土不服”或者“挂羊头卖狗肉”的情况。

■链接

《深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补短板惠民生行动计划(2016—2018年)》中关于职业教育工程的描述:

“促进产教深度融合、中高职有效衔接,加快建设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加快深圳技术大学等应用技术型本科大学规划建设。大力发展高职教育,鼓励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探索开展高职本科教育和中高职联合教育。促进中职学校优化专业特色发展,推进职业院校与国内外知名院校合作办学。加强职业院校高素质“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2016—2018年,投资10亿元,职业教育全日制在校生达到12.5万人。”

统筹:刘丽 本版撰文:南方日报记者 孙颖 实习生 李家如 摄影:南方日报记者 朱洪波

 
赞助合作、展览咨询、培训参会
吴先生
电话:0755-83947115
手机:15989854433
Email: zhongchao.wu@gtafe.com
 
媒体合作
王先生
电话:0755-83940243
手机:13682447678
E-mail: yi.wang@gtaf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