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单位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
中国开发区协会
中国生产力促进中心协会
主办单位
国泰安职业教育与产业发展研究院
中国高等职业技术教育研究会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民办职业技术教育分会
承办单位
深圳国泰安教育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中等职业技术教育分会
深圳中华职业教育社
重庆市中华职业教育社
广西壮族自治区中华职业教育社
山西省中华职业教育社
湖北省中华职业教育社
湖南中华职业教育社
杭州市中华职业教育社
重庆市职业教育学会
四川省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学会
贵州省职业教育学会
香港生产力促进局
深圳市中宽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邬大光:办教育的常识与定力

邬大光

厦门大学副校长、教育部普通高校本科评估专家委员会委员

演讲题目:办教育的常识与定力

 

尊敬的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我是第一次参加中国职业教育国际合作峰会,这个峰会的主旨是职业教育,我是这样理解职业教育的,职业教育是说教育是一种职业,到底教育是一种职业好还是职业教育好,在这里我不做一个价值判断。但是我认为,只要是教育,是职业教育也好,是终身教育也好,是中等教育也好,高等教育也好,反正只要是办教育,办学校,它就一定要有好多的常识。

    因此我说,目前我国的教育正在进行一种诉求多样的阶段。这种不同类型的学校不一样,不同层次的学校不一样,发展阶段诉求就不同。例如刚才美国学者讲的,您会发现从他的报告一开始,还有几个职业教育的概念,等他讲到最后的时候,报告里面关于职业教育的概念没有了,已经用终身教育代替了职业教育。为什么在他的教育里面,美国教育体系从职业教育开始,到最后职业教育的概念越来越淡化,而终身教育的声音越来越强大?那足以证明,今天整个的教育,不管是职业教育也好,高等教育也好,任何教育也好,都处在一个变化的过程当中。这种变化,我认为是我们研究高等教育的人目前难以把握的,而且做职业教育的人比我们做普通高等教育的人更难把握。比如说外国学者报告说了,今天的职业和行业到2020年就会有30%将消失,今天大学生学的课程有50%-60%工作之后没有用。如果这个数据是相对准确的,我们在做专业设计的时候,在做课程设计的时候,怎么把2020年将消失的30%的行业相关的专业去掉?如果说我们现在大学生学习的课程有50%-60%毕业之后用不上,你怎么能够把这50%-60%的“用不上”先从课堂里面拿出去?当我们做不到的时候,我们怎么做职业教育?当我们做不到的时候,怎么让我们的职业教育和行业产业相结合?这个前提如果解决不了,我们今天做高等教育也好,做职业教育也好,那就是“瞎子领瞎子”。为什么呢?因为将有1/3的行业不存在,但是在大学里面所拥有设置的专业一定是涵盖这1/3。今天大学生学习的知识50%-60%走向社会之后用不到,然而今天在我们的大学里面,这种知识恐怕还不止50%-60%。因为刚才美国学者说的这50%-60%是基于美国的,而不是中国的。除非中国的职业教育比美国做得好,如果没有这样的判断,在解决了这些问题之后,职业教育才能做得好。

    针对中国的高等教育、高等职业教育、中等职业教育不同的诉求,对学校来讲,我们现在所讲的是转型、升级、提高质量,在这里我想说,只要是叫教育,都在面临着众多的挑战、转型和升级。办教育就要有常识,办教育就要有定力。今天我们已经拥有的办教育的常识和今天社会给我们高等教育,包括职业教育所带来的挑战是不一样的。而且这种挑战是与我们今天现在在座的人,每个人的年龄、精力是紧密相关的。面对这种迅速变化的社会需求和个体需求,我们要有定力。

因此我第二个问题要讲办教育的常识与定力,包括高等教育、职业教育。我们宏观层面办教育的常识是:教育是用钱堆出来的,教育是用情怀养育出来的,教育是用文化滋润出来的,教育是经过历史沉淀出来的。我为什么这么说?我们现在都知道,我们今天办任何教育,包括职业教育,缺了钱是不行的,或者说办一流大学,办一流职业教育,办一流师范学校是不行的。我们今天已经不是300年前哈佛先生捐不到800英镑,400册书就可以办哈佛大学。我们也不是耶鲁先生捐560英镑,捐417册书就可以办耶鲁大学。如果是这样,那我们都可以这样办起哈佛和耶鲁。

因此我说,教育是用情怀养育出来的,实际上我们今天办教育的人,不仅仅是公民办的学校,也不仅仅是985、211学校,也包括中专和任何一所学校,今天咱们的教育里面,学校里面,还有众多的是一种客人文化现象。我是想说,这种客人文化现象没有把办教育或者办学校当成自己的家来办。

    再比如说,我说教育和学校是用文化滋润出来的,什么叫文化滋润出来?好的学校从建校那一天起,它的校训、校徽、LOGO、每一栋建筑、路面都有众多的文化在里面。我走了众多的高校,但是我发现这样的高校是非常少的。

    我想说一所好的学校是经过历史沉淀出来的。最近我一直在关注研究哈佛大学的办学史,现在的哈佛大学是第28任校长,我注意到,在它的第23任校长之前几乎都是神职人员,是从艾利奥特开始的,他是哈佛大学里面第一个非神职人员,用40年的时间将哈佛大学从一所神学院改造成了世界一流大学。当然还有芝加哥大学,赫钦斯用了40年把它变成了世界名校。而且这个时间点和中国今天发展的时间点具体来说差了100年,但是从经济来说大致是同步。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1897年的时候,美国就成为了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也就是说,这时美国各级各类的教育,以哈佛、芝加哥、UCLA、密歇根等一批学校,在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体的时候,这些学校的根基,不管是哈佛是神学院,也不管UCLA是基本教育,用了40年的转型,和二战之后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相匹配。到现在为止,当今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199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开始发布人力指数报告,当时中国大致是在114位左右。在整个联合国发布的人力指数报告里面,教育的指数越多,中国排名就越后,高等教育指数或职业教育指数越多,中国排名越后。从1990年联合国发布人力指数报告以来,看过去20年的报告,大致是这样的过程。

    因此我说,我们今天从宏观层面讲教育是这样的,从微观层面讲教育,我发现美国学者已经讲得非常好了。它包括学科建设的常识、教学计划与课程建设的常识、创新创业建设的常识、考试中的常识、课程教学常识,这都是我们的短板。我只给大家一个非常简单的案例。四年前,我们厦门大学要和某一个世界一流大学办合作学院,这个学校的一把手校长带了15个处长和院长到厦门大学考察一周,看是否能进行合作。在考察的时候去了教务处,问了教务处长三个问题。第一,厦门大学教学是用智慧黑板吗?处长说没有。第二个问题是,你们有教学互动器吗?教务处长说没有。第三个问题是,厦门大学的学生作业有查重吗?教务处长依然说没有。四年前,这种合作的时候,问这三个属于常识的问题,但是在厦门大学,当时的处长是说NO。不知道四年后的今天,在座的高职领导们,你们有这三种东西吗?当我们今天做职业教育的时候,我们有三种东西吗?这是四年前一所世界一流大学想和我们合作的时候问的三个问题,我们回答的是NO。

    因此我说,这类是所有教育,所有学校面临的,既由中国教育发展的阶段性所引发,也由于我们教育观念相对落后所导致的,同时还是由于我们原来所形成的教育传统所沿袭下来的。当这样三个问题不解决的时候,我不认为能办出好的高等教育,我也不认为能办出好的职业教育。

    过去两年我参加了中国六所顶尖大学的评估,也就是说都比厦大水平高,排名都在厦大前面。这些外国专家说,二三十年之后,中国就要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但是中国大学培养的人才在二三十年之后,是否能够具有世界眼光、具有管理世界的能力?这句话是来自芝加哥大学的副校长在中国一个顶尖大学的评估反馈会上的发言。我听了之后非常震惊!因为我在想,我为什么没有想到,或者我们普通高等学校没有想到。不知道高职院校是否也早就想在我们前面了?就是两个月前的5月18-23日,我去世界卫生组织谈合作,世界卫生组织的助理总干事是中国人,出国之前是我们国家卫生部国际司司长。他在接待我们的时候说,目前世界卫生组织全球雇员有700余人,总部有1000余人,但是中国雇员只有40余人,总部雇员20余人,每年交费1200万美金。但是中国人能派出的人太少,是典型的代表性缺失国家。同时他还告诉我,目前世界上大致有110个国际组织,前几天新闻也有报道,从明年开始,中国给联合国交的钱也要排名前三。但是我们能够派出的雇员和非洲不能比,和某些落后国家不能比。原因在哪里呢?这个原因就是中国教育培养人才的能力不足!世界所有国际组织,中国人才培养的能力不足!

    最近我也注意到,就是在前一周左右,教育部已经发文,9月份开始,中国的学校所有派向国际组织的雇员经费全部由留学基金委出。为什么是这样?总体来讲,还是我们人才培养能力太欠缺了。因此,我们今天讲的中国教育也好,涵盖所有的教育,还没有感受和认识到人才培养和教学的压力,对教育的重要性,以及对大学带来的哪些好处。中国大学的科研实习在各种排名榜上会持续上升,但是中国的人才培养和经济发展科学研究不同步。因此刚才美国学者所讲的终身教育背景下的教育变革,我认为讲的就是学生的能力,而不是掌握知识的能力,是学习的能力。我们缺了这种能力,那我认为它就不是一个能够适应社会变革的教育和适应社会发展的学校。因此,目前在整个国际背景当中,中国教育有还是存在很多问题的,希望大家可以共同努力解决这些问题。

    谢谢大家!

 

 
赞助合作、展览咨询、培训参会
吴先生
电话:0755-83947115
手机:15989854433
Email: zhongchao.wu@gtafe.com
 
媒体合作
王先生
电话:0755-83940243
手机:13682447678
E-mail: yi.wang@gtafe.com